·《挂饰》·
  HOME  >>  ESSAY  >> 《挂饰》

5月1日 周日 晴 王源在练新的曲子,指尖在黑白的琴键上来回,每次我都会在一旁看着,我很少会说话去打扰他,时常就是看着他手指和露出手腕走神。 王源的手特别好看,皮肤似牛奶一样白,手腕是女孩子都比不得的纤细,然而指节分明,又是男孩子特有的修长。 艳阳穿过窗户落到黑白的琴键上,他双手摁着琴键,阳光一寸一寸地吻着他白皙的皮肤,在纤细的手腕上渡上柔软的温度。 他弹琴弹累了就会停下来,翻阅琴谱后面他还没练到的部分,翻阅半晌,又似忽然有了动力,深呼吸一下,再次将手放到了琴键上,让音符从指间流出。